晴明邀大天狗參加城裡的櫻花祭,大天狗婉拒了。每年初春時分,大天狗總是與博雅一同飲酒賞櫻,今年博雅不在,櫻花再美也沒有意義。

  大天狗看過無數次春櫻綻放,四季變化對他而言早就了無新意,尋常人珍惜虛幻的美景,而他珍惜的,是同他一起賞櫻的人。

  --那個現在不在他身邊的人。

  目送晴明和神樂出門,大天狗回到庭院,想起自己已經許久沒吹笛子了,便在地上舖好竹蓆,一面修繕樂器,一面試奏新曲。

  自從他們互相表明心意,就沒停止過譜寫新曲,現在源博雅為了家族瑣事遠行,大天狗一得空便會獨奏屬於自己那部份的旋律,打算先熟習曲子。等博雅回來的時間,足夠撰寫一篇詳細的吹奏心得。思及此,大天狗低首,沉浸在音樂的世界中。

  --突然一顆玲瓏小球滾過草地,不偏不倚撞上他的小腿,行雲流水的笛聲剎然停止,大天狗起身,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情緒被打亂了,多少顯得不悅。

  大天狗冷漠地瞥了一眼小球,順著球前進的反方向,看見崇天躲在庭院的櫻樹後面,探出半顆頭怯生生地望著他。

  傷才剛好,就急著出門了?大天狗盯著崇天腳上的傷痕,冷哼一聲。

  晴明替崇天治療了皮肉傷,腳部扭傷只能倚靠休養。大天狗依稀記得,那段時日源博雅三不五時就從外頭抓回一大把藥物,他也不忍告知博雅,其實那些藥並沒有什麼效果,最後是他上山請族裡精通藥理的長老醫治崇天,崇天的狀況才逐漸穩定下來。

  數個月以來,他與崇天之間未有隻字片語,但他依然看得出這個孩子成長飛快。撇除受傷行動不便這點,崇天每日吃飽喝足、羽翼豐滿,已經脫離需要時時刻刻看顧的幼兒期,是能夠學飛的年紀了。

  大天狗目不轉睛的盯著崇天。他遠不如其他人喜愛這個孩子,只是和博雅之間還有著承諾,見崇天又回到跑跳自如的狀態,大天狗便思考著要不要挑個日子兌現先前的約定。

  崇天不敢與大天狗對視,膽小地縮回視線,目光投向大天狗身旁--那顆滾落到花叢間,停止前進的小球上。

  大天狗看了看崇天,又看了看落在花叢間的小球,早崇天一步撿起球,炫耀似地拿在手上把玩。

  「你不是想和我玩嗎?」

  崇天小小的身體頓時縮進櫻花樹後。大概是有了之前的教訓,即使當下看不見危險,也對大天狗防備有加。良久,崇天才小聲咕噥一句:「會痛……我怕痛。」

  「第一次學飛當然會痛。每個成年天狗,都因此受傷過。」

  大天狗伸手拉起自己的褲管。在他的腳踝附近,有幾處明顯受傷癒合的痕跡,都是以前學飛或攀爬高處遺留下來的疤痕。

  聞言,崇天低頭望向自己的右腳,在那白皙光滑的小腿肚上,也有類似的傷痕,是之前摔下陡坡時,被亂石尖銳的稜角所傷。

  「大甜狗也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過嗎?」

  「嗯。」

  崇天聽聞大天狗也曾受傷,頓時覺得眼前長著烏黑大翼的妖怪親切許多,戰戰兢兢地從櫻花樹後走出,搶走大天狗手中的小球後立刻跑遠。

  大天狗不解崇天為何懼怕。他的態度明明沒有先前冷漠。

  「崇天。」

  大天狗面朝崇天的背影,第一次喚出這個美麗又意味深遠的名字。崇天的翅膀抽動一下,抱緊懷中小球,想要躲避大天狗的視線。

  這個時候,大天狗突然懷念起過去那個笑容甜甜、喜歡撒嬌的崇天,現在的崇天,要比以前難相處多了。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大天想心想。他必須取得崇天的信任,才能教崇天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天狗。

  「現在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大天狗試圖親近崇天。「你想不想出門看看?」

  「要去哪裡?」一聽到可以踏出這座小小的庭院,崇天的小臉頓時流露出欣喜,旋即膽怯地垂下眼眸。「……博雅說,不可以出門。」

  「博雅現在又不在這裡,將他的話奉為圭臬做什麼。」

  「博雅說,不能讓別人看見我的模樣。」

  崇天眨了眨晶亮的眸子,搬出源博雅臨行前的叮囑。

  儘管源博雅的叮嚀並沒有錯,這種過度保護的作風依然讓大天狗皺起眉頭。大天狗不清楚同族長老如何教育其他幼子,但是他在崇天這樣的年紀時,已經閱歷過不少美景,因此深知安全無法使身後的羽翼成長。

  「你年紀小,無法完全化為人形,自然不能在人類面前拋頭露面,若只是上山看看櫻花,倒不是難事。」

  大天狗以為崇天定會欣喜地撲進他懷中,吵著要出門看花,然而崇天只是倚著櫻花樹,抱緊懷中小球顫抖著,大約是在想,萬一大天狗撲過來的話,就立刻躲到櫻花樹後面。

  盯著崇天那副畏畏縮縮的模樣,大天狗開始感到不耐煩,直言問道:「你想上山看櫻花嗎?」

  崇天的嘴唇緊閉著,絲毫沒有願意答覆的跡象。

  也許,打從最初就不願回答。

  在大天狗轉身離去前,一串細碎的絮語隨風鑽進他的耳朵。

  「大甜狗會不會丟掉我?」

  若不仔細聆聽,根本不會知道是崇天在說話。那雙蘊結著水氣的紫眸深深凝望著黑翼大妖,濕潤的眼眶微紅,泫然欲泣。

  大天狗從風中捕捉到那些破碎的話語,一時啞口無言。妖怪並非全然不懂人類的情愛,只是檢討自己的所做所為也於事無補,崇天因他的私慾受到傷害,身為始作俑者,大天狗心中確實感到一絲愧疚。

  「……我已經答應博雅要照顧你,自然不會再做那些事。」

  大天狗難得收起高傲,轉而使用和緩的語氣回答道。

  至少,要讓崇天暫時放下戒心。

  崇天忽然扔掉小球,在大天狗尚未反應過來前,像一隻歪了軌跡的鳥兒用力撞進大天狗懷裡。

  大天狗以為崇天又要撒嬌,不禁皺起眉頭,低頭一看,那張小臉卻綻放著笑靨,唯獨兩行清淚格格不入的劃過臉龐,如同利刃的刀鋒撕裂容顏。

  一抹溫熱的觸感爬上大天狗的臂膀。崇天就近撫摸著大天狗黑色的羽翼,動作輕輕柔柔的,彷彿在對待重要的朋友。大天狗怔住了,沒有抗拒,也無從抗拒,默默舒展緊繃的羽翅,任崇天抱住翅膀探索。

  崇天早就想摸摸大天狗的翅膀,摸摸這對傷害他卻救了性命他的黑翼,此刻終於如願以償,開心地叫嚷道。

  「我好喜歡大甜狗。大甜狗的翅膀好軟、好溫暖喔!」

  大天狗訝異地微側腦袋。他以為自己做過太多傷害崇天的事,是沒有資格被愛的。

  「我又不像博雅時常陪你玩、讓你撒嬌,還老是兇你、欺負你……」

  「我喜歡大甜狗!」崇天搖頭,打斷大天狗的喃喃自語,再次抱住那對巨大的翅膀。「大甜狗救了我,博雅也說大甜狗是善良的大妖怪!」

  大甜狗,我們出門看櫻花?崇天沿著翅膀爬上大天狗的肩膀,軟軟地趴在肩上,那張被淚水沾濕的小臉,堅強地堆起甜甜的笑。

  大天狗揹著崇天進屋找了髮圈,將崇天的及肩短髮打理成乾淨俐落的馬尾,然後默默思索著,如何教導這個孩子。

  也許以後,他回黑夜山替黑晴明大人辦事的時候,可把博雅扔給崇天看顧,又或者博雅出遠門了,崇天也可陪他度過嚴寒的冬日。為此,他會嚴格調教崇天,不會讓博雅失望。

  學飛是必要的。還得學一些戰鬥技巧。為了和博雅合奏,要通音律。日常生活,得知道博雅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每一項都是不得馬虎的事。

  而後,他揹著崇天,展開身後強而有力的翅膀,飛向遠方爛漫櫻海。

  從這一刻開始,他再也不寂寞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n 的頭像
Rann

失憶日記

Ra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