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是勞爾→瑟法斯

 

 

#喝醉的勞爾

 

革命軍

目前R卡情報不多,大部分是私設

 

  「好、重……」

 

  微弱的燈光映照出緩慢前行的巨大身影。瑟法斯神色狼狽的扛著不醒人事的勞爾,在近乎黑暗的走廊中摸索著前進。

 

  革命軍的酒宴仍在進行,瑟法斯很想和其他同志分享得來不易的成果,只是勞爾的酒量太差,沒喝幾杯就開始胡言亂語,於是在帕蘭達因的命令下,由他負責將喝醉的人帶回宿舍。

 

  「咦?門是鎖上的……」

 

  鑰匙在哪裡呢?現在的姿勢很難檢查勞爾的口袋。瑟法斯考慮了一會兒,決定把製造麻煩的醉鬼帶回自己的臥房。

 

  「勞爾、勞爾!」

 

  把勞爾丟上床後用力搖晃他的肩膀,持續拍打呼喚了好一陣子,正處於淺眠狀態的勞爾總算睜開了眼睛,但恍惚的模樣很難確認是否聽得懂人話。

 

  「你把房間的鑰匙放在哪裡?」

 

  --口袋。後面的。勞爾皺了下眉頭,呻吟幾聲又躺回床上。

  

  「是褲子的口袋……嗎?」

 

  瑟法斯驀地有些猶豫,但他知道什麼都不做是不會有進展的,雖然打從心底覺得不太妥當,依然伸手摸索著勞爾的腿側尋找鑰匙形狀的物品。

 

  很少有碰觸彼此身體的機會,最多只是握手或搭肩,瑟法斯詫異地撫摸著不管是腰還是腿都沒有贅肉的健美身材,心底湧起不知該說是羨慕還是嫉妒的情緒。

 

  就在這時勞爾突然睜開了眼睛。看來是因為找鑰匙的動作太大才驚醒,瑟法斯慌忙移開自己的手。

  勞爾邊按摩著頭部邊搖搖晃晃的坐起,緊蹙的眉顯示出身體是不太舒服的狀態。

 

  「你這樣碰我……不舒服。」

  「抱歉,我在找鑰匙……在哪個口袋嗎?」

  「……不要……我、不想回去……」

 

  勞爾推開他攙扶的手。那明顯是拒絕的態度。

  ……只能把自己的床讓給勞爾了嗎?

 

  「那你今晚在這裡睡,我去找帕蘭達因--」

  「不要……回來。」

 

  瑟法斯作勢要離開,才剛轉身就被勞爾從身後摟住,那雙強而有力的手將他整個人拖回床沿、跌進寬大又溫暖的懷裡。

 

  「我、喜歡……想和你一起……」

 

  零散的文字敲擊著鼓膜,瑟法斯覺得耳朵有點癢。

 

  「……你沒事嗎?」

 

  他注意到勞爾全身汗水淋漓,體溫也比平常還要高。抬頭偷看勞爾的臉,一抹緋紅近在咫尺,上頭掛著他從未見過的、想做壞事的淺笑。當那張臉靠近的同時,他聞到了混雜著酒氣的鼻息,濁烈的氣味透過緊貼的唇瓣一瞬間麻痺了他的思緒。

 

  那是很輕很淺卻足夠灌醉他的吻。

 

 

 

 

#喝醉的瑟法斯

 

  ‧星幽界

 

  --這下真的麻煩了。

  勞爾小心翼翼地把瑟法斯的身體抬上床,稍微喘了一口氣,盯著那張熟睡的臉看了好一陣子,才想起應該倒杯水過來幫對方醒酒。

 

  等勞爾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瑟法斯已經醒了,正靠著床頭櫃伸手梳理凌亂的長髮,那張臉像是太陽曬過一樣微微泛紅,額頭隱約可見細小的汗珠,領口的鈕釦不知何時解開了,稍微走近便能瞥見平常不會輕易露出的部位。

 

  「勞爾?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直到瑟法斯出聲呼喚,勞爾才移開目光,在那之後盡量不讓彼此的眼神交會,沉默著將盛滿水的杯子放在床頭櫃上。

 

  「你今晚在這裡睡吧,我去外面。」

  「……我做錯了什麼……嗎?」

 

  勞爾考慮著說詞。

 

  他們曾是心意相通的朋友,勞爾從來沒想過會衍生出朋友以外的感情。嚴格來說期望關係更進一步的人只有他,他還記得恢復記憶的當下,瑟法斯是如何拒絕他的擁抱,從那天起他們連肢體碰觸都逐漸減少了。

 

  他喜歡瑟法斯依賴他。喜歡一面喊著他的名字一面黏過來的瑟法斯。以前瑟法斯總在一旁害羞地望著他,他則沉醉在那崇拜的視線中,無法自拔。

 

  只是這些年他們成長得太快,在他為革命奮鬥犧牲之後,才驚覺瑟法斯早已不是記憶中那個愛哭、需要安撫情緒的孩子,而是獲得了自信、步伐穩健的有為青年。

 

  他該為這種轉變感到高興,即使兩人之間因此有了距離。

  但他再次感到困惑。在瑟法斯伸手拉住他的同時。

 

  --還是沒變嘛。勞爾偷瞄瑟法斯因為酒醉半瞇起的雙眸,從琥珀色的瞳孔捕捉到類似的情緒。

  與初識時一模一樣的、害怕受傷的眼神。

 

  對,現在的話不會拒絕吧。

 

  勞爾倏然俯身,吻如蜻蜓點水擦過瑟法斯的嘴角。剎那間濃郁的酒精侵染了嗅覺,那是精心釀造的加烈甜酒,調和芬芳的葡萄香,淺嚐一口便教人意識矇矓。

 

  勞爾將瑟法斯壓倒在床上。

 

 

  ※

 

 

  當時他們是剛脫離教育體制的年輕人,急於改變腐敗的尹貝羅達,而嚷著要加入革命軍行列的勞爾,眼神是那麼地堅定。打從兩人相識,那對無時無刻散發著熱情的眼眸總是帶給他勇氣,但是在勞爾為了理想決定離去的那一刻,瑟法斯的心中湧現出截然不同的感受。

 

  恐懼?失落?亦或是兩者兼具。

 

  有一點瑟法斯是知道的,勞爾的決定不會因為他的立場改變,在千篇一律的夢境裡,兩人最終斷了音訊,然後畫面隨著自己的意識逐漸轉暗。每每自夢中驚醒,他的眼眶總有些濕潤。

 

  甫睡醒的瑟法斯很快便察覺昨晚的夢有所不同。

 

  一樣是離別的情景,勞爾卻不知怎地留了下來。

 

  在昨晚的夢裡,勞爾將他壓倒在床上,吻輕撫上他發燙的臉頰,他猶記得耳邊紊亂的喘息聲,以及……

 

  「……真的是,好丟臉的夢……」

 

  瑟法斯起身,發現勞爾就睡在身旁,這才想起自己昨晚醉得一蹋糊塗,還得麻煩勞爾揹他回房。

  他躺回床上,近距離凝視著勞爾的睡顏,只有在時間靜止的時刻,覺得彼此沒有距離。

 

  對,如果是現在的話……

 

  瑟法斯有一直想做的事。儘管心裡仍有矜持,可是現在沒有行動的話,他肯定會後悔。

 

  他悄悄湊近那張熟睡中的臉。並未遲疑太久,吻溫柔地落在勞爾的眉眼之間。

 

  我竟然會做出如此丟臉的行為。瑟法斯迅速將臉埋回枕頭,殘留在枕上的一點點汗味填滿他空白的腦袋,那是令人依戀的氣息,他閉上眼睛,彷彿中毒般沉醉其中。

 

  只要能記住這個味道,哪怕是忘卻一切也無所謂。

 

 

FIN

 

 

 

 

嗯……瑟法斯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身上穿的其實是勞爾的衣服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失憶日記

Ra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
  • 畢竟被拔下了眼鏡還沒發現到吧…?(思考著

    淡淡甜甜之治癒─感恩ˇ
  • 大概是(?

    Rann 於 2016/10/01 19: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