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爾生日快樂!

目前相關情報太少,只能寫星幽界的故事

些許生前捏造

勞爾→瑟法斯,有比較親密的互動

雖然技能設計成那樣,因為官方生放送說「還滿想打破長髮戴眼鏡是腹黑的說法」(也可能真的很腹黑),再加上地圖對話,覺得瑟法斯的個性軟軟的,如果雷到很抱歉。

 

 

最終修正日期:2016.08.23

 

 

  照慣例做完晨間訓練並暢快地沖過冷水澡,勞爾換上輕便的服裝至聖女之館的醫務室報到。

  不算小的醫務室平時是由沃肯管理,按照人偶--他們稱之為「大小姐」--的吩咐,刻意保持整潔、安靜的空間,無論何時都是最佳休養場所。

 

  與幾乎是定居於此的伊芙琳相比,勞爾踏足醫務室的次數屈指可數。之所以特地來到這裡,是因為前些日子受傷的地方又開始隱隱作痛,本來以為治療過一次就沒有問題,看來自己在照顧身體上還是太漫不經心。

 

  興許是他來得太早,就連總是辛勤工作的音音夢都不見人影。勞爾靠在窗邊空等了好一陣子,覺得把時間浪費在等待上簡直像是笨蛋,但是治療這種事又不能自己來……就在他感到煩悶的同時,從醫務室門口傳來熟悉的呼喚。

 

  「勞爾--原來在這裡!」

 

  柔橙色的長髮吸引著他的視線。明朗的笑靨與聲音,對勞爾來說並不陌生的情景。瑟法斯在走進室內時順手帶上醫務室的門,那張總是掛著和煦微笑的臉,在晨光下顯得相當地有朝氣,只有藏在眼鏡底下的琥珀色雙眸閃爍著疑問。

 

  「哪裡受傷了?」

  「……沒什麼啦。」勞爾含糊回應道。「找我是要出任務嗎?」

  「今天是休假日呢。」由於外觀看起來並無大礙,瑟法斯也沒有繼續追問,而是將一直拿在手上的小東西遞至他眼前。「而且恰好是你的生日。勞爾,生日快樂!」

  「啊?我的……」

 

  勞爾的注意力馬上集中在瑟法斯捧在掌心的物品。那是模樣小巧的娃娃。似乎是刻意製作的、連裝備細節都和他一模一樣的娃娃。雖說瑟法斯的興趣是製作模型,這種形式是不是太女孩子氣了點?看見實物的當下,勞爾不由得心想。

 

  「大小姐做的。找不到你在哪裡,就把禮物交給我了,好像每位戰士生日當天都會收到一個。」

  「是喔?沒想到那個人偶會製作娃娃,有點像以前聽過的恐怖故事。」

  「不是什麼詛咒人的道具,你就收下嘛。」

 

  輕撫勞爾娃娃戴上帽子的頭部,瑟法斯失笑。

  那是和以往一樣的颯爽淺笑。在情緒的感染下,勞爾覺得自己也變得溫柔了。

 

  「可是這樣真困擾。該放在哪裡呢?」

  「啊、困擾的話就先借我吧。我很喜歡這個娃娃。等我收到我的生日禮物,就可以擺在一起了。」

  「好哇。光是想像娃娃互相依靠的模樣就覺得好溫暖,我開始期待你的生日了。」

 

  正說著,瑟法斯忽然露出沮喪的表情。

 

  「真是抱歉,我沒有準備你的生日禮物……」

  「咦?不需要道歉。」

 

  儘管如此瑟法斯仍深深自責著。

 

  「尹貝羅達的金幣在這裡完全派不上用場……我身上也沒有這裡的貨幣,所以什麼都做不到。因為如此,最近一直很煩惱,要怎麼慶祝你的生日。」

  「不用啦。又不是重要的紀念日,只是個普通的生日。」

 

  聽瑟法斯這樣說,勞爾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出生名門的瑟法斯願意和平民的他成為朋友,就已經是件不得了的事情了。

  但他們之間的關係並非上對下的同情,也沒有強者對弱者的憐憫。或許正因為彼此地位懸殊,兩人才得以成為知心朋友。受社會的階級制度影響、向來過份拘束的瑟法斯,也只有在和他一起行動的時候,才會放鬆緊繃的情緒。

 

  勞爾相信那溫柔的微笑不是假裝的。瑟法斯是真心誠意的與他交往,因此他很珍惜兩人共有的回憶。

 

 

  

  --成年後因為戰爭分道揚鑣的兩人,早就有「某天會收到對方的訃告」的心理準備。

  在鮮血刻染的回憶裡,革命軍的屍體與尹貝羅達士兵的屍體遍佈視野,他害怕腥紅之中有他熟悉的柔橙色。

  能夠在此再次相遇,其實遠比物質上的贈禮更加重要,勞爾找不到形容詞表達內心的情感。瑟法斯能理解,擔心失去珍視之人的心情嗎?

  不對。如果是瑟法斯的話,所有令人感到痛苦的事物都由他來承擔也無所謂,只要還能看見瑟法斯臉上溫暖的微笑,那就很好。

 

  「你有想要的東西吧?只要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不管是什麼要求我都會盡力做到!」

 

  緊蹙的眉頭,還停留有孩童時代的稚氣。

  那嚴肅的表情勾起勞爾的回憶。他猶記得那天的約定。要把尹貝羅達變成幸福國家的約定。為此他一直努力戰鬥著想要活下去。

 

  革命是為了改變逐漸腐敗的國家,因此戰爭絕對有其必要性,包括勞爾在內的革命軍都想回到從前,回到沒有對立也沒有殺戮的「尹貝羅達」。

 

  但那是不存在的世界。就算是集結革命軍的鮮血也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既然是無法實現的悲願,只要能確認瑟法斯安全無虞就滿足了。

  --我果然是不適合深思熟慮的行動派啊。勞爾一面這樣想著一面用自己的手包覆住瑟法斯緊握的拳頭。

 

  「想要的東西嗎……那。」

 

  久違的擁抱。

  如果連失憶的日子一併納入,根本無從計算兩人分別後有多久沒感受過彼此的體溫。

 

  勞爾閉上眼,將頭埋進瑟法斯的頸間。

  那是和他記憶中一樣柔和的淡香。是很乾淨好聞的味道。

  

  「勞爾?累了嗎?」從剛才起就做好心理準備的瑟法斯,在發現竟然是這麼簡單的小事時,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只是擁抱的話,隨時都可以哦?」

 

  情緒因為瑟法斯的一席話盪起波紋,他輕喚瑟法斯的名字。

 

  「瑟法斯。」

 

  勞爾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呼喚這個名字。

 

  「我要怎麼做,你才會明白……你對我而言是沒有任何事物能取代的、重要的存在?」

  「勞、勞爾?」

 

  意識到那並不是平常開玩笑的語氣,瑟法斯的表情因為突如其來的告白顯得不知所措。

 

  「……你是,這樣想的嗎?」

  「我只要能和你一起回到地上就滿足了。」

 

  這也是當初約定的一部份,不是嗎?他低首親吻瑟法斯的手背。

 

  「……我們難得有一樣的想法呢。」

 

  沒料到勞爾會有這樣的舉動而受到衝擊的瑟法斯,顯得比平時還要拘束。那張臉像是自己親手寫的情書被大聲朗讀出來一樣,連耳根都紅了。

 

 

 

  「哪裡受傷了嗎?」

  解救瑟法斯的是沃肯的敲門聲。沃肯一臉淡定的看著手牽著手的勞爾與瑟法斯,下達了逐客令。

  「如果沒有受傷的話請離開這裡。」

 

  「對不起。」瑟法斯愣了一秒,猛然抽回自己的手,朝醫務室的主人鞠躬致意。「……那、我還有事,先走了。」

 

  瑟法斯紅著臉拎起放置在桌上的娃娃,迅速離開醫務室。

  沃肯無視倉皇逃走的瑟法斯,視線來到勞爾身上。

 

  「是要來治療上次的傷嗎?」

  「本來是的,但現在已經不要緊了。」

  「怎麼能這麼說。如果傷勢惡化怎麼辦?」

 

  沃肯盯著勞爾的背部。那是在早上直到遇見瑟法斯之前,還在隱隱作痛的地方。

 

  「下次別再替隊友擋刀了。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處理好那樣的傷勢。」

  「我知道啦。」

 

  隨意跟沃肯打完招呼後勞爾也離開了醫務室。

 

 

 

  在那之後兩人無論是進行任務還是平時在宅邸碰面都顯得有些尷尬。

 

  「是說上次那件事……會討厭嗎?」

 

  走廊上不期而遇。勞爾突然想起之前在衝動下吻了瑟法斯的手背,或許這種行為會讓人感到困擾吧。

  瑟法斯的反應則是避開他伸出的手及視線。

 

  「……不會。因為是勞爾所以好像能接受。」瑟法斯小聲地回應著。「可是,假設是我開這麼過份的玩笑,你不會生氣嗎?」

  「我只知道如果是瑟法斯的話我什麼都可以。」

 

  這樣的回答讓瑟法斯退後了一步,然後毫不意外地,三步併兩步轉身躲回自己房裡。

 

  唉,早知道會被對方當成玩笑,那天乾脆直接嘴對嘴親下去……見狀,勞爾不禁心想。

 

 

FIN

 

 

 

 

 

後記

  思考著勞瑟的故事,兩人有什麼樣的過去,心情很愉快。真的是不管怎麼寫都很甜的一對,而且相當有癒療功能,就連勞爾受傷的地方也癒療到了。

  因為目前沒有兩人的R卡故事,有些地方只能自己腦補,第二次修正了許多段落和用詞,希望讀者看得開心。

  無誤的話下一篇就是勞瑟R18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失憶日記

Ra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