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斐恩 & 泰瑞爾 & 古魯瓦爾多

‧ 時空扭曲

‧ 泰瑞爾25歲左右,古魯瓦爾多14歲

 

不介意的話就繼續閱讀吧。

 

 

  今天又因為動物死屍的事,在眾人面前遭父王責罵。他應該為此感到羞恥並加以反省,可是不管是心還是飛快思考的腦袋裡都不存在著那樣的情緒。少年--古魯瓦爾多一派悠閒地踩著通往地下室的階梯,想做些他喜歡的、擅長的工作,他很快就注意到今天的地下室十分熱鬧,鐵門大剌剌的敞開,不時有低沉的談話聲傳出。

 

  古魯瓦爾多停下腳步,辨認出其中一人的聲音是照顧他許久的老人所有,便不作多想地闖進地下室。身為城堡的主人卻好像路邊野貓那樣到處亂晃,對造訪者的來歷一無所知,古魯瓦爾多頓時有自己更像是外人、不請自來的錯覺,但也有可能是對居住的地方沒有歸屬感的緣故吧。

 

  眼前的景象是古魯瓦爾多從未見過的畫面。名叫洛斐恩的老人謹慎地操作著奇妙的機械,老人的身旁站著一位大約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兩人的眼睛都盯著正轟隆作響的儀器,誰也沒有注意到他。

 

  古魯瓦爾多靜靜地凝視著洛斐恩蒼老的臉龐、以及青年嚴肅且專注的面容,不知為何,從青年身上看見了洛斐恩的影子,過去經常對父王建言的洛斐恩,神情也是相當地嚴謹。這麼說來他們可能是父子--意識到這個詞的含意,古魯瓦爾多忽感不悅。

 

  洛斐恩作為家庭教師,早在數年前便代替他的父母陪伴在他身邊,不僅教導他知識,也引導他面對內心的渴望與力量,洛斐恩不只是老師,更像朋友和親人一樣是可以依賴的存在,他沒想過洛斐恩有家庭、也有家人--查覺到這個事實的同時,那股熟悉的寂寞感再次湧上古魯瓦爾多的心頭。

 

  此時,擺放在地下室角落、直到剛才還在運作的儀器發出了異樣的光芒,接著那團光突然炸開,伴隨著爆炸聲傳入古魯瓦爾多耳裡的,是老人的哀嚎。

 

  「啊,抱歉。」洛斐恩一面咳嗽一面揮開周圍的煙霧,「真的很抱歉,泰瑞爾。你研究了兩年的心血結晶,不到十分鐘就燒毀了。」

  「我有備份。假設備份不幸燒毀,只要設計圖還留著,重新製作一個不是問題。」

 

  被稱為泰瑞爾的青年打開提在手上的公事包,從那裡頭拿出一個白色的、看似堅固的四方形硬體,但那雙手在將物品遞給洛斐恩前突然停下了動作。

 

  「這台機器真的能正常運作嗎?」

 

  就連長年待在地下室與之為伍的古魯瓦爾多也想知道答案。放置在此處的機器大部份都非常老舊,有些外觀甚至已經生鏽,洛斐恩偶爾會窩在角落整理、重組零件,但在古魯瓦爾多的記憶裡,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它們的主人啟動程序,即使是完全不懂技術的人也會懷疑這架骨董是否還可使用。

 

  「那是當然。」老人自信滿滿。「就像我一樣,外表老了但內心很年輕。」

  「上次拜託您修理武裝車,您也說一點問題都沒有,結果我坐上駕駛座的瞬間,引擎馬上爆炸。」

 

  光想像就覺得是相當驚心動魄的場面,當事者事後描述的語氣和臉色卻意外地冷淡,這到底是專業所致,還是已經對這類災難習以為常了呢?

 

  「那是愚人節禮物。C.C.也說那個裝置很有趣,我們都認為很適合你。」

  「當時我以為Von.541壞了。」

  「壞了?那玩意兒沒有作用的話,肯定是程式設計出了問題。」

  「Von.541是經過嚴格測試的裝置,不可能……」

  「沒有幽默感會老得很快哦,泰瑞爾。」

 

  無法解釋做過哪些測試的泰瑞爾看起來非常困擾。在洛斐恩的眼神催促之下,他猶豫了幾秒,終於繳械投降,把緊抱在懷裡的巨大白色晶片交給儀器的擁有者。

 

  「……不能直接拿混沌元素當燃料嗎?」

  「不管在哪裡都禁止使用混沌元素,特別是私人研究。」

 

  老人的眉目間難得流露出幾分認真。泰瑞爾見狀也不再要求,閉上了嘴沉默地看著洛斐恩將白色晶片放進容器,接著兩人便各自忙著該做的工作。

 

  不管是洛斐恩還是那個叫做泰瑞爾的傢伙都沒注意到他的存在呢。古魯瓦爾多不快地走向鐵門,隨即放緩了腳步。身為主人,再怎麼倍受忽視,也應該好好招待前來拜訪的客人,但眼下情況著實令古魯瓦爾多感到難堪。過去在洛斐恩的要求下盡量保持著理性,只有得到允許才能發洩情緒,古魯瓦爾多這次亦忍耐著不摔門離去,獨自站在角落等待熱衷於實驗的兩人注意到自己。

 

× × ×

 

  再次啟動儀器不到五分鐘,機械運轉的轟隆聲響已遍佈地下室,這種程度的噪音,即使人在比較遠的正殿也聽得一清二楚,只是礙於黑王子的傳聞,不會有人過問。

 

  等到煩了,古魯瓦爾多雙手環胸,打著拍子的腳尖失去控制,節奏越發紊亂。

 

  他明明有聽洛斐恩的話控制情緒。家庭作業雖然無聊,他也沒有遲交過,可是洛斐恩從他進地下室到現在為止完全沒有看他一眼,那個老頭應該有注意到這裡才對。這是在考驗他的耐心嗎?亦或是說,那個叫泰瑞爾的人比隆茲布魯的王子還重要?

 

  古魯瓦爾多突然覺得委屈。他一面惡狠狠地緊盯著泰瑞爾穿著白色實驗服的背影,一面暗自詛咒著「不管是什麼都給我失敗吧」,或許是他強烈的期望影響到結果,不久後那台奇妙的儀器便減緩了運轉、接著就再也不動了。

 

  「咦?」

 

  洛斐恩和面如死灰的泰瑞爾對望一眼,步履蹣跚的走到儀器後面拆開機殼檢查,也就在這個時候,總算注意到站在角落的古魯瓦爾多。

 

  「殿下。」

 

  不顧泰瑞爾詫異的目光,老人立刻拋下無法運作的儀器,笑呵呵地來到古魯瓦爾多跟前鞠躬,不過臉上的笑容很快就被古魯瓦爾多散發而出的冰冷氣息給冰凍了。

 

  「殿下今天好像心情不好。」洛斐恩像安撫豎毛小貓那般,保持著安全距離,輕輕地拍了拍古魯瓦爾多的肩膀。「凱烏斯他們又做了什麼嗎?」

  「沒有。」

 

  古魯瓦爾多沒說謊也沒告知實情。為何父王一早便當眾訓斥他,想必是凱烏斯四處亂嚼舌根,他本人則是懶得點破對方檯面下的詭計,且心情確實未受影響。

 

  「可是殿下看起來好可憐,表情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一樣。」

  「看得出來就給我閉嘴。」

 

  古魯瓦爾多心知肚明,他是絕不可能敷衍洛斐恩的,只是回答之際,他突然鬧起了彆扭。他會感到沮喪、憤怒,全是因為--

 

  「那傢伙--」他瞪了正在遠處代替洛斐恩檢查儀器的泰瑞爾一眼。「……是誰?」

 

  我討厭陌生人。古魯瓦爾多透過眼神傳達出這樣的訊息。

 

  「泰瑞爾是我的學生。我們只是,稍微借一下場地。」為了安撫古魯瓦爾多,洛斐恩用比平常還快的語速解釋道。「殿下知道,這裡很多機器都很老舊,搬動過程有可能造成零件損壞。即使想那樣做,挪動機器也是兩個人做不來的事。」

  「所以是要我出去嗎?」

 

  古魯瓦爾多的神色和緩了些,但語氣還挾帶著怒意。

 

  「不、當然不是。這裡本來就屬殿下所有。」說著,老人似乎有點疲倦。「而且實驗也失敗了,得從頭來過。泰瑞爾,我們去外面談談。」

 

  在一旁聽著兩人交談的泰瑞爾應了聲,待洛斐恩先行離開地下室,他重新組裝好儀器並收拾起自己的物品,期間並未多看古魯瓦爾多一眼。

 

  因為如此,古魯瓦爾多始終有些不快,卻又不能向誰告狀,心情鬱悶至極。

  雖然沒有得到允許,只是釋放一下壓力的話,或許不會被責怪……

 

  「洛斐恩老師才不是你一個人的。」

 

  當泰瑞爾揹起包包、正欲離開時,古魯瓦爾多低聲警告。

 

  「……什麼?」

 

  古魯瓦爾多掃了一眼那張滿載困惑的臉龐,冷淡地哼了聲,回頭用力踩上通往地面的樓梯。稍微發洩過情緒以後,他覺得心情好多了。

 

  大惑不解的泰瑞爾則當場愣在原地,兀自琢磨著那句話的意思,直到洛斐恩的呼喚聲從門的另一邊傳來,才放棄思考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失憶日記

Ra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