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現代的題目,只好來現代Paro。

2014/01/19 更新Day30。\全部結束/

 

簡單設定:

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集團的繼承人。

威廉→古魯瓦爾多的戀人,公司的管理階層,但職位比較低。

 

CP傾向是少佐x王子。

沒設定得很詳細,大概是隨筆寫寫w

 

 

 

Day 1 相擁入眠

  古魯瓦爾多期待冬天降臨。那不僅是宣告一年結束,也代表生命抵達盡頭,抑或是離死亡更近一步──帶著點感傷又相當憂鬱的季節。

  「該睡了。」

  古魯瓦爾多虛應一聲,換好睡衣後像隻小貓一樣鑽進被窩,張臂抱住半小時前就爬上床鋪的戀人。

  「會冷的話要說。」

  「……嗯。」

  戀人的體溫是他期待冬天降臨的唯一理由。古魯瓦爾多感受到身旁的氣息搔弄著耳廓,任對方的吻爬上他的臉頰,而他只是緊緊地牽著對方的手,闔上眼皮。

  蒼白世界中的橘紅色調,如此溫柔,如此灼熱。

 

 

Day 2 一同外出購物

  「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隆茲布魯家的小少爺隨手一指,尾隨在後的戀人──或許該說是僕人──便立刻為他取下陳列在架子上的展示品。威廉‧庫魯托哭笑不得的看著購物車裡越堆越高的雜物,趕在悲劇發生前攔下對液晶電視起了濃厚興趣的古魯瓦爾多。

  「我們是來買菜的。」他試著勸諫。「家裡已經有一整組劇院了。」

  「我又不懂烹飪。」古魯瓦爾多和銷售員打了招呼,翻開說明書,突然回頭拋出質問。「享受生活不對嗎?」

  那理直氣壯的模樣實在可愛,讓人不忍苛責。

  「……對,你說的都對。」

  望著離兩人越來越遠的生鮮區,威廉嘆息般地答道。

 


Day 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古魯瓦爾多緊握著遙控器,目不轉睛地觀賞電視播放的影集,那一連串緊湊且極其暴力的鏡頭讓他看得入迷,甚至於忘記旁人的存在。

  「渴不渴?」重新勾住戀人空著的另一隻手,威廉不知道是第幾次詢問。「要不要睡了?」

  古魯瓦爾多緊緊回握住他的手。威廉相當清楚這不是對方的回應,而是觀賞恐怖片會有的反應。每個月總有幾小時,古魯瓦爾多會窩在沙發上,彷彿被影片所描述的世界所吸引,一動也不動的猛盯著電視螢幕。

  有特別的興趣固然是好事,可惜他對恐怖電影一點概念都沒有,好幾次古魯瓦爾多興致勃勃地找他討論劇情,但除了點頭表示自己聽得懂對方在說什麼,他對那些血腥畫面毫無感想。

  ──有共同興趣果然是成為戀人的條件之一嗎?威廉轉頭瞥了一眼陽台那幾株甜菊,不解古魯瓦爾多為何排斥園藝。不過,能陪在古魯瓦爾多身邊,其實就足夠幸福了。

  一小時二十三分。這代表還有一個多小時沒法和古魯瓦爾多說話。不只是說話,這段時間內就連摟抱和親吻也做不到。

  但是這種感覺並不討厭。

  默默靠著戀人的肩膀休憩,威廉等待著,對方主動回頭呼喚自己名字的那刻。

 

 

Day 4 一方的起床氣

  古魯瓦爾多咬了口吐司夾蛋,視線越過電視機定在正在陽台修剪花草的威廉身上。即使他認為假日多睡幾小時沒有錯,對著溫柔呼喚自己起床的威廉怒吼「你很討厭」確實是他不對。

  安靜地填飽肚子,古魯瓦爾多來到陽台附近,趁威廉還沒注意到自己,靜悄悄地走過去趴在那並不特別寬大的背上,並扯了扯對方的衣角請求原諒。

  「吃飽了?」

  「嗯……。」

  古魯瓦爾多以為自己定會遭受責罵,但威廉只是停下手邊的工作,拍淨雙手塵土,轉身將他抱進懷裡拍拍。

  「我知道。你早上醒來心情總是不好。」

  「你不怪我?」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看著隆茲布魯家任性的小少爺,威廉嘆息。「……誰叫我捨不得罵你呢?」

 


Day 5
做飯

  「不會做就別勉強,我來就好。」

  果皮沒削乾淨、糖和鹽巴混在一起、廚餘桶裡全是切壞捨棄的菜渣──甫進廚房的威廉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委婉規勸滿身麵粉、臉上還沾著些許奶油的古魯瓦爾多。

  當事人則是一臉無辜的舉起手上的盆子和打蛋器。

  「我很努力。」

  瞥了一眼沒攪拌完全的內容物,威廉內心驀地湧現一股無力感。

  「剩下的我做就行了。」

  「可是我也想參與……而且切菜很有趣。」

  「參與有很多種方式,」思考了下怎麼規勸才不會傷到隆茲布魯家的小少爺,威廉提出建議。「……你負責最後的環節、如何?」

  「是什麼?」

  「吃。」

  古魯瓦爾多因為這句話冷落了他整整五天。

 


Day 6
大掃除

  「打掃不是交給傭人做就行了嗎?」

  古魯瓦爾多趴在沙發上,趁威廉經過身邊時拉住他的袖口,不解地歪頭詢問。

  「有些東西自己收拾才知道放在哪裡。」

  「嗯……」他點頭,「可是我無聊了。」

  「……來幫忙?」

  正準備打掃廚房的威廉將手上的掃把遞給古魯瓦爾多,然後往水桶添加了一些洗劑。

  「明明是假日……」

  雖然感到委屈,古魯瓦爾多依舊聽話和戀人一起進行大掃除,但是沒過多久就覺得無聊,反而是很久沒動手整理環境的威廉顯得興致勃勃。

  「你真是當僕人的料。」丟下掃把,古魯瓦爾多再次趴回沙發。「為什麼不交給傭人做?打掃房間超麻煩的。」

  「為你打掃房間一點都不麻煩。」

  湊近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耳朵,既是僕人也是戀人的威廉如此回答道。

 


Day 7 瀏覽過去的相片

  「在看什麼?」

  往茶壺裡添了些熱水,威廉用眼角餘光偷瞄正翻閱著精裝書的古魯瓦爾多。

  「國小的畢業紀念冊。」

  古魯瓦爾多在威廉坐下時蹭近對方,晃了晃手中的精裝書。

  「你在哪裡?」

  古魯瓦爾多沒有回話,僅是盯著威廉專注搜索著那些臉孔的側臉,想知道對方要花多久時間才會找到自己。

  但耐心是有限度的。五分鐘後,古魯瓦爾多終於放棄等待,極其不耐煩的指了指其中一個照片。「……這裡。」

  「嗯、你剛拿給我,我就找到了。」

  「……那幹嘛一直發呆不說話。」

  「我只是不敢相信,」威廉側了側頭,思考了一陣子才回話。「……你十二歲時竟然如此人畜無害。」

  這是什麼意思?古魯瓦爾多不解地望著坐在自己身旁的戀人。

  「我一直都很無害。」

  威廉闔上畢業紀念冊,將他抱進懷裡並吻了吻他的耳垂。

  「你不知道嗎?你佯裝無辜的臉最壞了。」

 


Day 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威廉關上浴室的燈,探頭望了眼房內狀況,皺著眉來到床邊,故意揉亂戀人的頭髮。

  「下次泡完澡記得把水放掉。還有,不要趴著看書……」

  「你還不是老愛開著燈睡覺。」推開威廉的手,古魯瓦爾多回駁。「怪不得黑眼圈治不好。」

  「……醫生說那是血液循環不良的緣故。」

  「藉口。」

  索性把書扔去一旁,古魯瓦爾多翻身躺在戀人腿上,小心翼翼地撫摸著那略嫌瘦削的臉頰。

  「你最近每天半夜都偷爬起來工作,然後就開著燈睡著了。以為我不知道?」

  「吵醒你了嗎?」

  當然。

  古魯瓦爾多瞪了威廉一眼,再次翻身滾進被窩。

  「下次不准半夜起床工作。」

  良久,棉被堆中傳來古魯瓦爾多刻意壓低的嗓音。

  「……一個人睡很寂寞。」

 


Day 9 相隔兩地的電話

  戀人未隨侍一旁的寂寞,古魯瓦爾多在忙碌一天、洗完澡後才真正感受到。

  他吹乾潮濕的髮,在雙人床上翻滾了好一陣子,想著待會要洗衣服、要澆花,想著明天的行程、要陪哪些客戶吃飯……最後終於忍不住滾蹭到床沿,拿起話筒播打威廉的手機號碼。

  「想我的話我立刻回家陪你。」

  電話一接通,便聽見遠在他鄉的威廉體貼地說。

  「我才沒有。」心思被對方揣測出來而顯得有些惱羞,古魯瓦爾多轉移了話題。「……你在哪裡?」

  威廉說了一個他沒聽過的地名──也罷,那不是重點。

  「你睡一下,我馬上訂機票回去?」

  「不用。」古魯瓦爾多想穩定自己的情緒,說話的聲音卻不知怎地聽起來有點委屈。「我只是有點無聊……想和你說話。」

  「你越這麼說我越擔心……」

  「那你下次就不要輕易答應公司出差。」

  伸手將隔壁的枕頭撈進自己懷裡,古魯瓦爾多深吸一口氣,嗅著沾附在那上頭的戀人的體味。

  「我一點都不想你。」然後強調。

  「……嗯。可是……」

  威廉嘆息。

  「你總是不能好好照顧自己。」電話那頭傳來收拾衣物的聲響。「我交代下後續,待會就回家?」

  古魯瓦爾多有點不高興了。

  「我不管你去哪裡,也不管這是不是出差,」他朝話筒低吼。「反正我現在不想見到你,你給我滾得遠遠的不要回來最好。」

  啪地一聲摔開電話,古魯瓦爾多蜷進被窩兀自生著悶氣。

  幾分鐘後,手機傳來收到簡訊的提示音。

  古魯瓦爾多將手機也拿進被窩,瞪著寄件者的姓名,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皺著眉打開訊息。

  那是只有兩個字卻包含了千言萬語的簡短回覆:「遵命。」

 


Day 10
早安吻

  和古魯瓦爾多同居兩年,漸漸習慣小少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個性,也甘於做牛做馬,但有件事威廉一直不能妥協。

  「你再不起床我們就要遲到了。」

  威廉全身穿戴整齊,呼地一聲拉開棉被,雙手叉腰,緊皺著眉頭瞪視仍賴在床上的古魯瓦爾多。

  「……我要請假。」

  「你不能每天都請假。」

  「那就再睡一下。」古魯瓦爾多從一旁扯來另一條棉被,再次滾進被窩。「十分鐘……」

  「我要出門了。」

  才剛要轉身,衣角就被古魯瓦爾多抓住。

  「……誰准你走的?」

  古魯瓦爾多掙扎幾秒,慢慢自床上坐起,狀似委屈的將臉埋進威廉懷裡。

  「再不走會遲到。」

  哄著趴在自己懷裡的小少爺,威廉俯身親吻那略顯蒼白的臉頰。

  古魯瓦爾多因為這個吻勉強睜開了眼睛。

  「今天的早安吻來得有點遲。」

  ──還不是因為你晚起?幫忙整理著頭髮,威廉再次湊近親吻古魯瓦爾多。

  「那再補親一次?」

 

 

Day 11 替對方挑衣服

  古魯瓦爾多將兩件顏色不同的襯衫在床上攤開,沉思良久,把正在廚房做晚餐的威廉抓來床前詢問。

  「你覺得哪個顏色好看?」

  威廉擦乾手背的水漬,仔細打量純白的襯衫和淺褐色的襯衫。

  「你穿哪個顏色的襯衫都很好看。」替古魯瓦爾多從衣櫃拿出那件紫色的襯衫,威廉補充道。「不過深紫色能襯托出你的氣質。」

 

 


Day 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我們是不是該養個寵物增添點生活情趣?」

  百般無聊的看著威廉坐在電腦前處理了一整個下午的公事,古魯瓦爾多埋怨。

  「不是有了嗎?寵物。」

  隨手指指種在陽台的幾株甜菊,威廉認真地回答道。

 

 

Day 13 一方臥病在床

  「如果我有天病重到只能躺在床上,什麼也不能為你做,你怎麼辦?」

  「我討厭假設性問題。」

  古魯瓦爾多回頭,瞥了眼威廉正在讀的健康雜誌。

  「再說,你也不可能變成那樣。」隆茲布魯家的小少爺眨眨眼睛,一臉不滿。「我不准。」

 


Day 14 午睡

  和古魯瓦爾多一起工作有個困擾──這傢伙午休時間總愛把他的大腿當成枕頭躺,還非得在公園這種會有人經過的場所午睡。

 

 

Day 15 幫對方吹頭髮

  在他們認識前,到底是誰替古魯瓦爾多整理頭髮的?呆望著桌上那些瓶瓶罐罐,威廉十分納悶。

  「當然是我自己。」

  面對戀人提出的疑問,古魯瓦爾多一面享受著頭部按摩一面回答。

  「不過有人按摩比較舒服。」

 


Day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雖然不是第一次和對方裸裎相見,但還是會感到害羞。

  威廉在古魯瓦爾多起身時趕忙拿起浴巾遮住對方赤裸的下半身,然後迅速潛回水中。浮出水面的雙眼,在古魯瓦爾多將浴巾扔去一邊、開始穿衣服時識相地移往另一個方向。

  「都看過了有什麼好害羞的。」用乾毛巾擦乾仍在滴水的頭髮,古魯瓦爾多無言地看著幾乎整個人躲進水裡的威廉。「你也有的東西。」

  「在別人面前裸體不禮貌。」

  「你不用有色眼光看待就還好。」古魯瓦爾多挑眉,轉身對著鏡子梳理頭髮。「我們做的時候不也沒穿衣服?」

  「是你脫掉我的衣服。」

  意思是指自己不動手的話這傢伙會穿著衣服做嗎?聽見身後傳來的水聲,古魯瓦爾多歪著腦袋推測這個可能性。

  「……新的沐浴精聞起來甜甜的。」

  耳畔驀地響起那人略微沙啞的嗓音。

  古魯瓦爾多放下梳子,埋怨似地捏了捏戀人摟住自己腰部的手。光是觸碰到彼此的身體,體溫就足以讓他心跳加速。

  現在他也覺得,在對方面前裸身是件羞恥的事了。

 

 

Day 17 慶祝某個紀念日(生日,情人節etc.)

  週日傍晚,剛出浴的威廉正拿著簽字筆安排下週行程,突然注意到月份的他『咦』了一聲,再次捉回思緒時,自己已經拿筆圈起了某個日期。

  那天是他和古魯瓦爾多相識之日。在公司的會客室面試的時候,古魯瓦爾多只說了句「我喜歡這個人」,他就成了那間公司的職員,想想真有點不可思議。

  「這個圈圈有什麼含意嗎?」

  同樣剛洗完澡的古魯瓦爾多換好睡衣,慵懶地趴在他的背上,問話的語調帶著點睡意。

  「工作。」

  考慮著是否要將此當成紀念日慶祝,威廉隨意回答道。

  「又要出差?」

  古魯瓦爾多並未就此放過他,一邊像隻小貓似地蹭著他的頸子撒嬌一邊追問著。

  「嗯……」

  又是隨意一應,威廉轉身將戀人抱進懷裡。

  「為什麼要讓我進你們公司工作?你那時甚至沒看我的履歷。」

  「我喜歡你那張看起來很好使喚的臉。」

  原來如此……該說不愧是領導階層的人物嗎?威廉暗想。

  「……你那天又為何要牽我的手?」

  古魯瓦爾多反問。

  那是在他認識古魯瓦爾多之後的某個冬日,兩人一起到外地出差時發生的事。

  「那天天氣冷,你沒戴手套,而且鬧區人多,我擔心旁邊的攤販吸走你的目光,忘記我們是去談生意的。」

  「『想溫暖我的手』才是正確解答。」對戀人過於正經的態度頗有微詞,古魯瓦爾多顯得有些意志消沉。「所以那到底是什麼日子?」

  指指他用紅筆做上記號的日期,隆茲布魯家的小少爺不死心地繼續問著。

  怎麼隱瞞都瞞不過戀人敏銳的心思,威廉沉默了好一陣子,總算鬆口。

  「你初次說喜歡我的日子。」

  「是嗎?你記得好清楚。」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該當成紀念日──」

  「那多麻煩。特地圈日期慶祝一點意義也沒有,過幾年就忘記了。」

  「嗯。」

  威廉似乎想通了什麼。

  「也就是說紀念的記號要做在有意義、而且你不會忘記的地方。」

  他頷首,在古魯瓦爾多的手背留下清晰的吻痕。

 


Day 18 接對方回家

  古魯瓦爾多穿著輕便的休閒服,悠閒地靠在車門旁找尋戀人的身影。兩人在同一間公司工作,照理說都是一起上下班,今天會特地接送威廉是因為──

  「你又說謊。你說十點以前會來公司。」

  剛走出公司前門的威廉‧庫魯托雙手叉腰,緊皺起眉頭瞪著一臉心虛的古魯瓦爾多。

  「反正遲到了。」

  古魯瓦爾多拉開車門,指指駕駛座,要威廉負責開車。

  「所以乾脆缺席?」從古魯瓦爾多手中接過車鑰匙,威廉依舊緊擰著眉。「我差點就請假回家了。萬一你遇上麻煩怎麼辦?」

  「對不起。」古魯瓦爾多立刻道歉──雖然語氣聽起來毫無悔意。

  兩人僵持幾秒,威廉嘆了口氣,把古魯瓦爾多拉進懷裡抱抱拍拍。

  「真的只是睡過頭,不是家裡出事吧?」

  對方關切的神情讓古魯瓦爾多開始有點愧疚。

  「……鬧鐘壞了。」

  折騰半晌,古魯瓦爾多隨便捏造了藉口,好逃避戀人的責罵。

  「嗯、上車。」

  威廉像是接受了這個理由,也沒懷疑他是否說謊,只是無奈地在駕駛座位上坐好、順道打開隔壁座位的車門,催促他上車。

  「你沒訓我一頓。」

  感到有些訝異的古魯瓦爾多坐進副駕駛座,在車子發動時朝對方拋出這句話。

  「鬧鐘壞掉不是你的錯。」

  「……唔。」

  很好,接下來他要面對良心的譴責了。

 


Day 19 離家出走

  古魯瓦爾多雙眸緊閉,獨自躺在客廳沙發上休息,開著的電視機仍在播放晚間新聞,女主播以簡潔有力的語調播報著國內外大事,這份熱情卻無法感染四周的寂靜。

  數分鐘後,大門伴隨著清脆的門鎖聲打開了。古魯瓦爾多探頭確認來人,看見了熟悉的面孔便馬上坐起身來,三步併兩步來到剛返家的威廉面前興師問罪。

  「你去哪裡了?」

  尖銳的質問。

  「我……」

  威廉垂下眼簾。知道待會肯定被罵,他將手伸往背後順勢推上門。

  「……對不起。」

  「我不想聽你道歉。」

  「我只是、出門散步。」

  只是出門散步?

  古魯瓦爾多挑眉,搶走威廉的手機,盯著屏幕上所顯示的十幾通未接來電。那全是自己的電話號碼。

  「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

  古魯瓦爾多幾乎喪失理智。

  「沒說要去哪裡、也不接我的電話,你一個人悠閒散步時有考慮到我的心情嗎?」

  古魯瓦爾多知道自己的聲音在顫抖,為害怕失去心愛的人張惶失措,從小養尊處優、不曾擔憂缺少什麼的他,竟然會因為戀人晚歸情緒失控。

  「抱歉……」

  ──令人光火的是,這個名叫威廉‧庫魯托的男人完全不說道歉以外的話。

  從連絡不上威廉起就被兩極拉扯的理智線瞬間緊了幾分,古魯瓦爾多抿抿唇,想在還沒說出太過份的話前先冷靜下來。

  但他沒機會走遠。下一秒,自己就被威廉拉進懷裡安撫。

  「……我現在不想靠近你。」

  明知身後的人看不見自己的臉,古魯瓦爾多依然賭氣地扭過頭,即使那人贖罪似地輕吻他的頸子,他也沒有予以諒解。

  「你戴著果然很好看。」

  左手無名指被金屬環狀物束縛住,古魯瓦爾多低頭看著威廉替自己戴上的戒指,頓時愕然。

  「這是、什麼?」

  「禮物。」威廉的表情難得地有些靦腆。「我覺得挺適合你。」

  ……是自己心裡想的那樣嗎?古魯瓦爾多感到臉頰有些燥熱。

  「……有回家就好。」

  稍微想了一下,古魯瓦爾多點頭,把戒指拔下,收進口袋,並愉悅地從戀人眼底讀到一絲慌亂。

  「你惹我生氣的時候我自然會拔下它。」

  在威廉開口前,古魯瓦爾多輕哼一聲說道。

 

※和20/29題一起寫w 偽離家出走真求婚(不

 

 

Day 20 一個驚喜

 

Day 21 屋頂上看星星

  第一次看見流星,是他們外出渡假的某天。當時古魯瓦爾多正靠在陽台欄杆上欣賞夜空,那奪目的光芒像陣風似地將他的視線分為兩半。

  「啊……」

  來不及提醒身邊的人「有流星」,天空又再次恢復了平靜。

  「發現什麼了?」

  正編輯著手機行事曆的威廉儲存好輸入內容,轉過頭關切地問。

  「向流星許願,願望就會成真,是商人促銷商品的噱頭吧。」

  「嗯。」威廉點頭,伸手摟住古魯瓦爾多的腰。「抱著你比較實際。」

 

 

Day 22 一場飛來橫禍(火災,地震etc.)

  起初只是查覺地面在搖晃,等大腦意識到這是地震,走在身旁的威廉已抓著他的手臂躲到牆邊,方才還在一旁談笑風生的上班族也停止閒聊,神情緊張地等待地震平息。

  「……現在是上班時間。」

  咳嗽兩聲要其他人別大驚小怪,古魯瓦爾多推開威廉的手,把職員們趕回自己的座位。

  「你剛才是幹嘛?」

  來到茶水間,古魯瓦爾多壓低音量問從剛才起就默不作聲的威廉。

  「是指把你抱進懷裡的事嗎?」威廉輕撫胸口,依舊心存餘悸。「……我擔心你受傷。」

  「那是地震,不是空襲警報。」

  自己被威廉擁進懷裡的畫面讓別人看見還真的有點害羞。古魯瓦爾多掏出手帕塞進威廉手裡,回頭替自己的咖啡多加了兩顆方糖,兀自思考著待會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正在辦公室偷笑的公司職員們。

 


Day 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對於學校的放學時間和公司下班時間一致這點,古魯瓦爾多一向沒有意見。但當他發現某人的注意力因此不在自己身上時,醋罈的蓋子就打開了。

  「你喜歡小孩?」

  盯著視線在小學生身上打轉的戀人,古魯瓦爾多問。

  「……不,」猛然回神,威廉拉起圍巾遮住自己鼻部以下的臉。「我只是覺得,在車輛往來頻繁的馬路上互相追逐很危險。」

  「不注意紅綠燈更危險。」古魯瓦爾多絲毫不遮掩內心的不滿。「……喜歡小孩子就說,幹嘛隱瞞。」

  「喜歡什麼的……因為是孩子才多留意了下。」

  心裡感到不是滋味,古魯瓦爾多冷哼一聲,不想理會目光飄移的威廉,逕自加快前行的步伐。

  他賭氣的行為總算吸引到戀人的關愛,威廉收回目光,邁開腳步追上已經走遠的古魯瓦爾多,然後拉住他的手。

  「喜歡這個詞,要用在真正喜歡的人身上。」

  「……哼。」

  依舊很不高興,古魯瓦爾多搖頭甩開對方安撫自己的話語。但那認真的神情,他始終無法忘懷。

 

 

Day 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今年的颱風真兇……」

  一面關掉電視一面喃喃自語地說著,威廉望了望坐在身旁、一臉愜意的古魯瓦爾多。

  「如你所願、明天不必上班,但似乎會停電。」

  「反正你在身邊。」

  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古魯瓦爾多如此回答。

 


Day 25 喝醉

  威廉認為,古魯瓦爾多最容易照顧的時刻是他睡著和喝醉的時候。

  ──差別只在於後者必須處理嘔吐物。

 

Day 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枕頭大戰,掐臉etc.)

  早上九點,仍倒頭大睡的古魯瓦爾多被威廉從睡夢中搖醒。

  「你很吵……」

  「我要洗枕頭套。」

  簡單地解釋了自己想做什麼,招呼威廉的是──因為起床氣憤而揮來的拳頭。

  「你也該起床了。」

  若非習慣古魯瓦爾多的攻擊模式,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死在這傢伙手上。雖然就某種意義來說,他已經死在對方手上沒有錯。

  「這種天氣洗什麼枕頭套……」

  古魯瓦爾多將枕頭抱在懷裡,整個人縮進被窩。

  「用乾衣機馬上就可以烘乾。」

  「不要。」古魯瓦爾多抗拒。「沒有你的味道的枕頭我抱著睡不著。」

 


Day 27 穿錯衣服

  ──到底是誰說辦公室是親熱好地點的?聽見敲門聲才想起和重要客戶有約,古魯瓦爾多一面穿上自己的衣服一面痛罵著這個爛提議。

  而站在他身旁,不急不徐地套上襯衫的威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很緊張。」威廉拎起掉在地上的外套。「但你穿的是我的內褲。」

 


Day 28 一方受輕傷(扭傷,劃手指etc.)

  接近晚餐時間才回家的威廉,甫進門就覺得古魯瓦爾多神色怪異。仔細一看,廚房的燈亮著,對方的左手食指貼著OK蹦,正一語不發地望著他的雙眼。

  「怎麼受傷了?」

  威廉一邊將大衣掛在衣架上一邊問道。

  「……做晚餐的時候……」

  「不會做的事就不要逞強。」

  馬上知道是怎麼回事,威廉溫柔訓斥著戀人,牽起受傷的那隻手,低頭輕吻貼上OK蹦的手指。

  「還會痛嗎?」

  古魯瓦爾多搖頭。

  「我不怕痛。」

  「因為痛的都是這裡。」

  摸摸自己的胸口,威廉苦笑著又吻了吻古魯瓦爾多的指尖。

 


Day 29 意外的求婚

 

Day 30 滾床單

  這是他們交往三個月左右發生的事。

  古魯瓦爾多和威廉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因公務勞碌,兩人幾乎都在假日碰面,也只有在這一小段時間裡,古魯瓦爾多才有「我和他是戀人」的實感。

  彷彿較量著「誰先告白」,那個像木頭一般遲鈍的男人從不主動示好,即使還算不錯的廚藝增添了不少印象分數,平淡的相處模式讓古魯瓦爾多質疑他們是否不適合在一起。

  這個週末為了佈置陽台,古魯瓦爾多邀請威廉來到自己住的別墅。正事告一段落後,兩人坐在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在古魯瓦爾多闔眼稍作歇息時,突然聽見了雨聲。

  「也有覺得下雨聲吵的時候。」

  「叫你再多留一會兒。」

  支起疲軟的身體,古魯瓦爾多輕啄威廉的嘴唇。

  「這個時間,我該走了。」

  「……嗯。」

  再晚一點就得搭計程車回去的時間。明明是難得能像真正的戀人那般相聚的日子,卻因為一些小事連心情都搞差。

  打消挽留的念頭,古魯瓦爾多有些沮喪的放鬆緊抱著威廉的手臂。在完全鬆手前,手指隔著長褲口袋摸到了奇怪的物體。

  「……為什麼?」

  就算是初次交往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處境有點危險,古魯瓦爾多莫名地心跳加速。

  「你有那個打算?」

  威廉比他想像中還要慌亂。

  「不,」威廉立刻否認,「我擔心自己……情不自禁。」

  我很喜歡你。如果不能控制自己,至少要保護你──威廉垂首,用微弱得幾乎聽不見的音量告白。

  「所以你現在要情不自禁了嗎?」

  古魯瓦爾多問。他訝異地發現自己竟然對這傢伙還抱有期待。

  「……我忍耐得住。」

  沉默半晌,威廉深吸一口氣,將他拉進懷裡緊摟。

  你想忍耐到什麼時候?古魯瓦爾多翻了個白眼,積蓄已久的怨氣瞬間炸開。

  「我沒有魅力嗎?」他直截了當地問。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也喜歡你。」

  但是一想到自己得主動要求做那種事,而且又是第一次,果然還是有點緊張。

  搖頭甩開臉頰的熱度,古魯瓦爾多反覆斟酌著用詞。

  「……既然你都準備了,就讓它派上用場,如何?」

  聽見這句話的威廉一愣,僵直著背脊移開視線。

  古魯瓦爾多告訴自己不要失望,雖然他不僅丟了面子又期待落空。然後,像是幾經考慮、終於下定決心一樣,威廉突然吻了他的手背,在這之後毫不猶疑地咬住了他的嘴。

  「我會小心,盡可能不弄傷你。」

  「受傷也無妨。」古魯瓦爾多早有心理準備。「……反正是第一次。」

  「你覺得可以我就繼續。」

  當威廉剝去他的上衣,開始吮吻他的頸子、並詢問是否能往下進行時,古魯瓦爾多決定,他要改掉這男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板一眼的軍人個性。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n 的頭像
Rann

失憶日記

Ra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